第二百零五章 露水冰(1/2)

寻常,但却坚定。

路平口中明明说着他恐怕打不过,但说到要打时,却没有半点迟疑和回避。

打不过,也只能打。

这明明是走投无路的状况,但是路平和苏唐的口气,却让人体会不到多少危机感。他们的口气很寻常,好像在说一件他们很熟悉,经常经历的事情一样。

两个不大点的学院小鬼,怎么可能拥有太多的绝境体验?

宗正豪不相信,但是抛除掉这种可能性后,令一种可能,对他来说却更可怕。

那意味着眼下的情形,对二人来说还不是绝境,他们拥有自信,自然可以表现的很寻常。

到底是哪样?

宗正豪不准备再等下去了,他决心用安全的法子,试探性的攻击一下。

宗正豪一边继续走着,垂在身子一旁的右手,慢慢地仿佛笼罩起了一层光晕,光晕不断向外扩大着,这是再看方能看清,这其实不是光,是宗正豪的右手一拳,慢慢结起了一层层的冰,散发着透骨的寒意。

露水冰!

宗正豪所掌握的枢、力双破贯通所能练就的技能。控制皮肤表层的温度,直接汲取空气中所含的水分,冻结成冰,这冰,就成了修者最终用来攻击的武器,可远攻,可近杀,甚至可所防御,千变万化,评定未达五级,主要还是因为制出的冰在质地上还是较为脆弱。

但是这个脆弱也只是相对来说,在对方没有足够防御的情况下,杀伤已经足够。

宗正豪的右手上,就这样一圈又一圈,一层又一层地覆上了冰晶,他既然已经决定出手,就会做充分的准备。战斗,很有可能就藉由他这试探彻底展开了。

走在前方的路平,察觉到了身后魄之力的流动。他回头,随即看到了宗正豪已经蒙上三层冰晶的右手。

宗正豪却还是不出手。如果可能的话,事实上他倒更愿意路平先出手,而由他来占据一个后发制人的位置。路平身上的未知实在太多,没有彻底搞清楚前,宗正豪并不拥有绝对的自信。这是他和很多人不同的地方。他太理性,需要有说服力的事实。

但是路平也不出手,只是时不时回头看着宗正豪的举动。

这明明已是一场势必要进行的交锋,但是因为各自的原因,居然一直保持着这样一触即发的状态,保持了很久。

宗正豪希望更好的机会。

路平呢?其实就是他们之前对话中说过的:迟一些,苏唐也能积蓄点力量。可惜这内容被宗正豪完全忽视了。

最终无法忍耐下去的,还是宗正豪。

右手上的露水冰覆了足足有五层,这是他的极限,攻击势在必行。

于是他出手。

他没有得到后发制人的机会,也没有得到对手的邀请,他被自己的极限,逼到不得不出手。

右手上覆着的冰晶立即碎了一层,不到多少快的冰晶向着路平飞了去,它们有些很大块,有些很隐蔽,还有些简直细如牛毛。

可即使是像牛毛一样细,带着这样的寒意,命中要害也足够击垮对手了。

宗正豪想得是先做试探,但是被晾到必须要出手,这一出手也谈不上什么留力了,这分明是足以碾压地低境界修者的一击。

来了!

攻击来了,路平也感知到了。

攻击覆盖很大,当中陷阱无数,路平全听到了。

无所谓大小,无所谓隐蔽。只要有魄之力流动,路平就统统都可以听得见。

“来了。”他立即对苏唐说着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