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无心之失(1/2)

路平现在有名字,还会以七十一这个编号称呼路平的基本就是组织的旧人。裴先生对这个称呼也挺适应,没有丝毫停顿便接着问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“六门真锁已经无效。”来人道。

一直镇定从容的裴先生听到这个消息,神色顿时一变。他清楚七十一号意味着什么,而六门真锁这本是他们最终的底牌,如果连最终底牌都失效

“怎么会这样?”裴先生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问道。

“六门真锁,他发生了引星入命。”来人道。

“引星入命?北斗?”裴先生眉头紧锁,“据我所知,引星入命每位北斗门人一生都只会有一次吧?通常是在他们刚入院时就会完成。”这本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裴先生现在却要谨慎小心地用上“据我所知”的措辞。

“是。”

“所以,是引星入命让六门真锁失效?”裴先生道。

“看起来是这样。”来人道。

“这或许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。”裴先生道。

“哦?”

“引星入命,应该不会有第二次吧?”裴先生道。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来人看来也早已想过了这一问题,只是未经证实,心里终归是要悬着一块巨石,无法心安。

深吸了一口气后,来人看了看四周,对于只有裴先生和铁头两个人出现在这里,他终于露出些许不解。

“现在该我说明一下眼下糟糕的情况了。”裴先生没等他问便已经开口。

“怎么?”来人神色凝重。

“宋文凤已死。”裴先生道。

“怎么会?”来人失声,神色顿时变得比先前来时还要难看许多倍。路平的问题虽然棘手,但勉强可以说不是那么迫在眉睫,总还可以适当回避。但是宋文凤却关系眼下,他的死,意味着他们计划中很大的一环将出现纰漏了。

“是路平。”裴先生说。没有用七十一那个代号,而是用的路平这个更大范围内大家知晓的名字。

“而且”裴先生进一步补充,“他就死在下面。”

“死在下面。”来人神色更加难看,“他离开了雁荡关,是不是他的身份已经暴露?”

“我想是的。”裴先生点头。

如果说宋文凤只是单纯的死去,那至少还只是雁荡关失去了最高权力的控制人,他们总还有些其他暗棋。但是宋文凤身份暴露,可就意味着他们的渗透也已经暴露,那么此时的雁荡关上,还有多少他们的人可做文章顿时变得难以确定了。而雁荡关正是他们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,那里全面失控的话。

“这个路平”来人咬牙。

“还有,他应该是把实验体又都带走了。”裴先生接着道。

这个消息相比之前,看起来却已经不痛不痒,至少来人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个消息就再有什么情绪波动,他的注意力依然集中在对路平的恼火中。

“大定制也是因为这家伙,被迫提前发动了。”来人也开始向裴先生介绍关外的糟糕。

“那四院的人?”裴先生问。

“没等到他们进界川。”来人说到这时,明显又是无名火起。

界川内的大定制,是他们准备用来伏击四大学院的主要手段,这个计划甚至要始于许多年前,从开始设置仿佛近乎自毁的大定制,就是在为这样的一天做准备。

此章加到书签